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石头小说网 -> 历史军事 -> 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

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一章 蝗灾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三月,廉颇统帅五万赵军南下,直逼楚国彭城。

    这场战争标志着作为盟友的赵国和楚国正式走向对立面,天下局势由秦赵争霸转为赵楚争霸。

    一路上赵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,沿途的城池见到赵军之后,纷纷倒戈,迎接赵军入城。

    淮泗之地遭遇旱灾,百姓流离失所,生民有倒悬之急,楚国不调粮救灾,反倒趁机攻打其他国家,楚人心中早就充满怨念。

    再加上淮泗大部分地区归入楚国没有多久,对楚国并没有什么向心力,更加不会抵抗赵军。

    极少数楚国安排的官吏也无法左右大势。

    三月中旬,廉颇赶到彭城外,彭城县令打开城门,献印投降。

    入城之后,廉颇立刻下令开仓放粮,同时给邯郸去信,让蔺相如运来大量的粮草,救济当地的百姓。

    周围各个县邑听到这个消息,纷纷派来使者,请求归顺赵国,还有大量的灾民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蔡泽亲自从邯郸赶到彭城,负责赈济灾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老夫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。”廉颇看着刚刚收到的四名县令送来的信件,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场仗打的也太顺利了,直到拿下彭城,赵军没有经历任何大战,没有损失一人,顺利的让廉颇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周围县邑更是纷纷请求归顺赵国,短短十日,彭城以北已经有大半的县邑派人送来降书,这意味着他们在收到彭城被赵军攻下的消息之后,几乎没有犹豫,就决定投降。

    “未曾想,我赵国在楚国竟然有如此威望。”蔡泽笑着说道,“廉颇将军接下来打算如何行军?”

    “刚刚邯郸送来消息,楚国已经出兵支援,本将打算驻守彭城,等待楚军的到来。”廉颇说道。

    彭城的位置很好,是周围为数不多适合防守的大城,并且赵国可以通过深沟和泗水两条河流,从陶郡源源不断地朝彭城运粮。

    反倒是楚国国都陈郢,虽然距离彭城相对较近,但无法走水路,只能通过陆地运粮,粮草损耗远远超过赵国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是廉颇之前也没有想到的,彭城百姓竟然很拥戴赵国,或许是因为赵国在救济他们才如此,但不管怎么样,赵国在彭城有一定的民心基础,不用担心发生内乱。

    只要不发生内乱,廉颇便没有任何担心,即便是楚国举全国之力而来,他也有自信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在廉颇等待楚军的日子里,一个新的灾难出现在了中原,并迅速向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“大王,魏国中部出现了蝗灾。”这天,赵括刚刚忙完,还没有来得及休息,刘平便急匆匆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他一定会让赵括休息一会儿再禀报消息,但这次事情太严重了。

    看看蝗虫的蝗,是虫子加上皇帝的皇,就知道这玩意大家是有多畏惧了。

    “久旱必蝗,久旱必蝗,寡人早该想到的。”赵括无比懊恼的说道,“现在蝗灾蔓延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济水南岸已经出现了,只是还没有形成规模。但最多三五天,就会形成大规模的蝗灾。”刘平说道。

    他想的终究还是太乐观了,第二天中午,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上,阳光撒在身上暖洋洋的,大家在赵军的组织下排成长队,等待米粥熬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团黑压压的东西从远处天空冲了过来,瞬间将整个天空遮蔽,铺天盖地,遮天蔽日,根本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见到人们之后,蝗虫疯狂的朝着人们扑来,用牙齿,用爪子朝着人们抓去。

    长久的干旱,饥饿的不仅仅是人,还有这些蝗虫。

    干旱促使虫卵孵化的更加容易,但中原干旱了这么久,哪里还有什么草木给它们吃,被饿了这么长时间的蝗虫早就疯了,哪里还管面前是什么东西,只要看上眼的,便直接扑上去,去撕,去咬。

    “蝗虫呀!”

    人们吓得将碗丢在地上,用力朝着蝗虫扑打过去。

    孩子躲在大人的怀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一些老人绝望的坐在地上,自古以来,蝗虫都是无法战胜的,只有等它们将所有东西吃完之后飞走,至于飞到哪里去了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被蝗虫祸害过的地方,全部都遭了殃。

    赵军挥舞着兵器,用力砍向蝗虫,无数蝗虫被斩落在地,但更多的蝗虫扑了过来,无论赵军怎么拼命,杀死的蝗虫连万分之一都没有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赵军,面对小小的蝗虫却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一些老人冲上来抱住赵军,不让他们砍杀蝗虫,说这种做法会激怒苍天,降下更大的灾难,被赵括下令拉开。

    刘平愣愣的望着铺天盖地的蝗虫,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蝗灾,但是这么大的蝗灾,却是他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这时,几名士兵快速从远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信陵君/望诸君/内史/都平君的信件。”士兵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赵括打开信件一看,深深叹了一口气,右手握紧剑柄,最后却又无奈的放下:“魏国和韩国多地爆发蝗灾,有些地方比我们这里还要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信陵君他们有什么对付蝗虫的建议吗?”刘平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括摇了摇头,在蝗灾面前,所有的顶级文臣,所有的顶级武将,仿佛都失去了能力一般,只剩下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“蝗灾必须解决,而且是尽快解决,否则最多十天,便会蔓延到我赵国境内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赵括沉声说道。“刘平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刘平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赵括身上,不知道赵括将要下达什么命令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从今日起,我赵国不限量收购蝗虫。每一斗蝗虫换一斗粗米或小麦,每两斗蝗虫换一斗粟米,每三斗蝗虫换一斗精米或面粉。不限量,有多少收多少。若是不想要粮食,可以换成对应的铜钱。对了,给各地下令,收到命令之后,每人每日施粥的份额减半,想要吃饱,就去抓蝗虫来换。”赵括下令道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他就不信在金钱的推动下,区区蝗虫,还能反了天不成。韩魏两国加起来数百万人,齐心协力,多少蝗虫也能被抓完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防止大家不尽心尽力,同时也是为了节省一些粮食,赵括还是下令对大家施粥的份额减半。

    “五日之内,凡是发生蝗灾的地方,所有郡县都要设立兑换点,让魏王和韩王下令配合。河水以北,暂时还没有发生蝗灾的地方,也要设立兑换点,预防蝗灾蔓延到那里。同时告诉相国……运送过来的粮草再增加五成。”赵括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蝗灾整体是从南向北蔓延的,只要在魏国境内控制住,就不会蔓延到赵国。只要不蔓延到赵国,保证赵国的粮食生产,哪怕韩魏两国的旱灾再持续一段时间,赵括也有足够的粮食救援他们。

    反之,若是赵国受到蝗灾,导致粮草不够,那他只能抛弃掉魏人和韩人,保护赵人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若是如此,我赵国这两年好不容易积攒的粮草,可就要全部清空了。”刘平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用光便用光吧,粮草本来就是以备不时之需的,既然发生了灾难,自然要动用粮草救急。”赵括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臣就给相国去信了。”刘平刚准备离开,突然想到一事,“对了,大王,收来的蝗虫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运回邯郸或军营,油炸之后,给将士们和工人吃,寡人和朝臣们也吃。”赵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这种群居的蝗虫虽然有毒,但放油炸过之后就没毒了,还喷香酥脆,是上好的下酒菜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也是不错的肉食,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家里没有油,没办法炸蝗虫,但对赵国来说完全不是问题,不管是豆油还是猪油都很好搞,只是由于产量,无法普及,只能供用官员和军队。

    在金钱的激励下,所有人立刻来了精神,蝗虫在他们眼中不再是天灾,不再是虫中的皇者,而是一粒粒粮食,一枚枚铜钱,是他们吃饱饭的保障。

    一些老人不停地说这些蝗虫是上苍派来惩罚大家的,应该将它们送走,而不是扑杀,否则会惹怒上苍。

    但那些有孩子的父母可不管这些,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,为了能让孩子吃饱饭,为了得到粮食,就算惹怒上苍又如何。

    第二天,赵括在黄河边举行祭天仪式,告诉上天,百姓扑杀蝗虫皆因他一人之令,若有罪责,全部由他一人承担,与其他人无关。

    百姓更加感动,也更加放心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,赵括就是天子,既然赵括决定承担所有责任,那他们自然不用担心上天会降下怒火了。

    孩子们是逮捕蝗虫最积极的,他们不像老人有敬畏之心,而且他们好动,一天到晚停不下来,每天都能抓到大量的蝗虫。

    大量的蝗虫被运送到邯郸和军队中,一开始大家不敢吃这种东西,不过在收到赵括的命令之后,大家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赵括不会骗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还别说,这玩意还真挺好吃的。”廉颇尝了一口,眼睛一亮,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大王有办法,过去令人闻风色变的蝗灾,竟然就这样解决了。现在反过来轮到蝗虫们瑟瑟发抖了。”蔡泽夹了一筷子蝗虫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军营中这几天不断飘香味,外边的楚军都馋哭了。”廉颇哈哈大笑,他这几天一直待在城中,无论城外的楚军如何叫嚣,他都一动不动,任由楚军谩骂。

    他是见过赵军骂秦军的,那真是把祖宗十八代翻出来骂,有些名言警句还是赵括亲自教给将士们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楚军骂的就太小儿科了。廉颇搬个板凳坐在城头上听了半天,脸色都不带变的。

    “昨天魏王和韩王派使者前往邯郸,催促将军了。”蔡泽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们,楚将项燕年轻气盛,本将再晾他几天,等到他迫不及待的时候再与之交战。”廉颇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感觉没有酒有味道,又无奈的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出征在外,禁止饮酒,即便是主帅也不例外,廉颇身为主将,虽然没有人能管到他,但他还是压制住了心中的馋意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恭贺将军战胜楚军了。”蔡泽举起茶杯说道。

    城外,项燕满脸忧愁的坐在大营中,心中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和优哉游哉的廉颇不同,楚王的命令是让他尽快击败赵军,收复失地。

    为此,楚国征派了十五万大军给他,数量是赵军的三倍,这也给了项燕一些自信。

    谁曾想廉颇压根就不和他打,无奈之下,他只能让楚军到阵前大骂廉颇,甚至连他自己都上前骂过,什么懦夫,无胆将军,而母婢也等等,都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无论他怎么辱骂廉颇,廉颇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,甚至连赵军都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项燕怎么也想不明白,廉颇堂堂一个成名已久的天下名将,是怎么忍受住这些脏话的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廉颇听过的脏话可比他多多了。

    赵军的脏话那可是赵王亲传的。

    项燕和精通C语言的赵王比起来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。他穷尽脑汁想出来骂人的话,也不过是赵括庞大的词汇量中最不起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见多识广的廉颇又怎会因此而动容。

    项燕也曾想过通过城内的百姓来搅动赵军后方的内乱,但城内的百姓根本不配合他们,将他们派去联络的人员供出去不说,还纷纷报名参加守城,抵挡城外的楚军,把项燕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对于百姓来说,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,饥荒的时候是赵军给了他们粮食,救了他们的命,而不是楚军。

    现在饥荒还没有结束,其他地方又出现蝗灾,大家的粮食还要指望赵军,若是楚军把赵军赶跑了,他们没有人救济,还怎么活下去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